圈名想好了叫卿珉

一条咸鱼,而且是一条什么都不会还什么都做不好的咸鱼。不吃乙女向,不吃乙女向,不吃乙女向,雷。吃瓶邪,米英,瑞金……等等等,金发控,all英all金都吃,嘉德罗斯也超帅,金铃儿也可爱,伊泽瑞尔也喜欢死了。

国庆请假两天出了金妹,第一天拍拍拍集集集,第二天妆娘不接妆我给忘了,现场的妆娘前面排了无数的人,等着等着就到时间回家了:D
不管怎么说好开心遇到了很多喜欢的角色而且拍了两次五金店,金是真的多!计划下次出瑞姐的,但是第二天遇到一个金妹发现她住的离我好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她说下次一起出,然后她想出一位太太私设的雷卡,嗯我除了不吃雷受嘉受瑞受以外都博爱,于是我下单了天使雷的翅膀。
啊开心,唯一的遗憾就是没钱了。
哦还有就是没遇到几个格瑞,自杀。

哦,你知道你占tag是不对的啊。你要是点文点图我也不说什么,你这跟这对cp有什么关系哦,完全在说自己的事情,麻烦个人tag或者不打tag行吗。

和闺蜜吃的cp是对家简直火葬场,即使屏蔽了标签也会有没有标签的类似文图飘过来,生无可恋,所有都是对家,吃的所有都是,都是,都是对家。
我冷静不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没想好起什么名字

♢大概是上个月的脑洞,毕竟幼儿园文笔不会写东西,这就是个开头嗯。






“下雪了吗?”
     身后传来少女清脆的嗓音,你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只是安静望向窗外的大雪纷飞。
            “是暴风雪。”
     许是被身后声音扰的心烦,你半天才慢悠悠的回了一句,续而没了动作,身后发出声音的人也不恼,跟着也收了声。
     整栋房子突然鸦雀无声,只有暖炉里燃烧的柴火偶尔会发出“啪咔”的炸声。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度过。
     直到手中的咖啡见了底,你才收回视线,面无表情的起身。身后响起一声几乎不可闻的叹息,差点被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盖过。发出声音的主人很少会这样消沉,你没有出声询问也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面上毫无波动的走向厨房。
     “快了吧……”
     又一句不明意义的话,也是几乎被水流的声音盖过,但你还是听到了。说实话这完全不符合她给你留下的印象。你皱眉转身,面向客厅,奇怪的是整个客厅除了家具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你面色无异的继续发问。
           “你怎么了。”
   

今天,就超级开心!!
被喜欢的太太关注了!
小裙子到了!
滴胶材料到了!
金妹的裙子快做完了!
啊!生活如此美好!
……
然后我去值班了bu

短信游戏【装作是个好题目】

♢只是记录脑洞,所以写的肯定不好,一定会有病句
♢可扩写呀,虽然肯定没人的,有的话跟我说一下我去看看呀
♢bug有的,我都不知道我在表达什么
♢没头没尾嗯x

于是你随手编辑了一个号码,信息内容上写道“请在今晚零点之前杀掉你的宠物,如未按时做到,我就会杀掉你。”你等了一会儿又发了条短信过去“刚才是开玩笑的别太在意。”结果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去这条信息,你无法只好打了个电话过去方便解释,对面温柔的女音告诉你这是个空号,你心里一松,就把手机放下洗澡去了。

你放下浴巾再次拿起手机,发现对方竟然回复了一张彩信,突然觉得后背一凉。

怀着忐忑的心情,你点开了彩信,发现画面中是一个被虐待死的泰迪。

你单手捂住脸,久久不能平复。不知过了多久,你尝试性的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对面的系统音再次告诉你这是个空号的事实。

你放下手机,左手握拳“哐”的打在墙上。还未等你冷静下来,手机又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你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亮起的手机屏幕,好像里面会爬出恶魔一样的提防。
时间无声的流逝,你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拿起了手机。

果不其然,又是那个号码。

“这次是应该是我提条件了,对吧。那么请你在明天零点之前,杀掉你邻居家的小男孩,如果超出规定时间,你会被我抹杀。”
就如应景一样,对方突然又发来了一张彩信,你几乎用尽了勇气才敢点开那张彩信。

那只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你家的房门。